您好,欢迎登陆人体免疫! 【请登录】 【免费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自然免疫

人工免疫不是现代医学的歧路

来源:南方网 发布者:zjc1978 时间:2009-11-24 16:23
到底该不该注射流感疫苗?注射疫苗管不管用?自然免疫与人工免疫孰优孰劣?免疫是不是对病原体的赶尽杀绝?   眼下,为了防止今冬明春的流感和便于预防SARS的卷土重来,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已经开始接种流感疫苗。专业人士的解释是,在SARS疫苗还没有研制出来之前,虽然流感疫苗不能防止SARS,但是注射流感疫苗可以减少患流感的机会,因而对区别流感和SARS有极大帮助,可以避免误诊和交叉感染,因为流感症状与SARS很相似。于是,从9月15日起,北京流感疫苗接种点已经达到427家,大有全民接种抗流感抗SARS的势头。   那么,流感疫苗该不该接种,免疫管不管用?对免疫有质疑的人不少,持反对意见的人也不少。而一部叫做《生死平衡》的科幻小说的观点最有代表性,认为疫苗倒是通过人体免疫系统去与病菌作战,但用的是赶尽杀绝的办法彻底消灭病毒,比如天花和脊髓灰质炎,随着医学的干涉——灭绝天花病毒,人的宝贵的免疫力已经很快退化。由此认为以免疫为代表的现代医学误入歧途。   这样的看法实际上是误解了疫苗的免疫作用,当然,也提出了另一个问题:自然免疫与人工免疫孰优孰劣,即在进化过程中靠自然而然获得免疫力还是依靠人工免疫来战胜疾病?   ■免疫不是对病原体的赶尽杀绝   世界卫生组织(WHO)于1980年5月28日宣布:严重威胁人类生命健康的天花已在世界范围内消灭。WHO的提法“天花被消灭”只是对一种现象和问题的积极说法,而且显然带有人类自身的极其强烈的感情色彩。实事求是地说,人类只是经过自己的积极预防,使得天花消失了,或换句话说,人类锻造了天花病毒再也无法攻破的钢筋铁骨之身,不再受天花的困扰,因为人类对天花有了特异性免疫力。   天花在人际间的消失不是人类对天花病毒的赶尽杀绝,而是人类巧妙地道法自然,利用免疫这一科学手段的良好结果。免疫的原理实际上证明,人类不是消灭了天花病毒,而是天花病毒再也无法进攻人体,或是即使进入人体也无法对人体造成损害,所以天花才在人间消失。免疫不是用药物,如抗生素去杀灭病原体,更不同于用DDT一类的杀虫剂对其他害虫和生物采取赶尽杀绝或滥杀无辜的政策,而是提取微量病原体,或病原体的部分物质,比如细菌或病毒的外壳蛋白,并加以灭活,制成疫苗,使其既不对人有伤害,又能有效刺激机体免疫系统产生抗体,高效地中和对抗病原体,使病原体不再对人造成伤害。天花的消失正是如此。   当人体有了特异性免疫力时,如天花,病毒进入人体也无法危害机体或根本就无法进入人体,这时并非断了病毒生存的空间,世界之大并非只有人体才是天花病毒的适宜宿主,正如它们在未入侵人体之前可以有其他宿主一样,它们也可以在灵长类动物,甚至牛、羊、兔、鸡等体内寄生生长。在自然界野生天花病毒现在也一直是可能存在的,只不过它再也无法在人这个宿主身上生存和产生危害,或者它们以另外的形式生存,如白痘。而且与天花同类的病毒也比比皆是,比如牛痘病毒、猴痘病毒、类天花病毒等。2003年6月9日美国就发现了几十例感染猴子天花(猴痘)的病人。   所以,以免疫为手段的现代医学不是把病原体赶尽杀绝,只是道法自然,主动地增强了人类自身的抵抗力,使得病原体无法入侵罢了。   ■疫苗是现代医学中的最优形式   由于疫苗是使用病原体的一部分刺激机体产生特异性免疫力,因而它不像抗生素那样引起病原体的抗药性和致使病原体产生基因突变,产生更强的菌株来对抗药物疗法,并造成环境污染和破坏;同时疫苗也不像DDT一类的杀虫剂对环境中的无论是有害还是有益的生物都赶尽杀绝,从而破坏环境和造成生态链的断裂,因此疫苗是值得提倡的最为有效但又最温和的抗击疾病的方法。   治疗与预防相比,前者是临时抱佛脚,而后者是未雨绸缪,两者在效果与心理优势上都泾渭分明。治疗与预防的效果也不在一个等级水平上,仅仅以经济账而言,预防比治疗的功效强大至少五倍以上。以一个小小的流感为例,如果接种一次疫苗预防,只花50-80元,而患流感后的治疗,则至少是300元(现阶段北京市一般消费价格)。   如果是其他疾病,预防与治疗的功效差别就更大了。再以典型的天花为例,注射疫苗可以挽救的是生命和保全一个健康与健美的人,而不注射疫苗,即使能活下来,也是一个心理遭受重创的人,因为他/她将背负一生的“麻子”的坏名并遭受歧视。   此外,免疫的作用并不是像有人所说的,灭绝天花病毒后人的宝贵免疫力已经很快退化了,恰恰相反,免疫能使人体的免疫系统时时保持警惕,长期具有抵抗力。比如,接种天花疫苗所能保持的免疫作用的时间可能比人们过去认为的要长得多。美国俄勒冈州立大学的研究人员最近发现,30年前接种过天花疫苗的人至今也会有对抗天花的免疫力。研究人员对30多个国家在过去一个月和过去75年间接种过天花疫苗的300多人进行了检测,令人惊讶的是接种后在人体内获得的免疫印记能达30年,甚至更久。在50年内接种的人中,有一半人左右体内还有天花抗体,大约90%人的还拥有针对天花的特异性免疫T细胞。   正因为如此,WHO在宣布天花“被消灭”后,仍然不遗余力地争取使第二种病疾——脊髓灰质炎(小儿麻痹症)在人间消失,并以此作为自己的神圣使命之一。其方法也主要是疫苗,因为这是最温和又不伤及其他生物,同时能使免疫系统长期保持活力的方法。本来WHO在1988年的世界卫生大会上把根除脊髓灰质炎的时间确立在2000年,但是,由于世界发展的不均衡,贫穷、战争的阻碍、文化的差异以及资金的匮乏,致使WHO不得不把这一艰巨的任务又推迟到了2005年,但到最后确认免疫效果还得需要3年,即到2008年才能宣布根除脊髓灰质炎。   ■自然免疫与人工免疫的区别   天花的消失与艾滋病的出现似乎是一种巧合,但也有更多的人认为是一种警示。比如,认为由于天花的消灭使得更凶猛的艾滋病出现了;天花幸存者不易得艾滋病,原因在于他们有超强的抵抗力;黑猩猩不得艾滋病也是因为它们在自然的进化中获得了超强的免疫力等等,因此人类靠免疫来消灭天花和脊髓灰质炎是在扼杀人的免疫力。这些观点虽有警世作用,但大多是推测,没有实证,而且误解了人工免疫的机理。   免疫首先分为两大类,一是先天性,也是非特异性免疫,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主要是指人体针对所有病菌和致病物质的抵抗力,包括体表、血脑、血胎屏障,细胞吞噬作用,体液和组织中的各种抗菌物质。二是获得性也是特异性免疫,是后天形成的。获得性免疫又分为自动免疫和被动免疫两种。无论是自动还是被动免疫,都分为自然和人工两类免疫。   自动免疫中的自然免疫力是通过染疾病而获得的,当然是人和生物进化过程中的一种有力选择,比如在早期患鼠疫、天花、霍乱等传染病后获得的免疫力。欧洲人把天花带到新大陆时就因为土著人,如印第安人没有免疫力而死亡过半,但后来有一部分人获得了免疫力,便顽强地生存下来了。这是没有使用疫苗和药物而自然获得的免疫力,普遍的评论是这种方式获得的免疫力最好,因为体内的免疫印记最深,持续的时间最长,因而对人的保护最为有效。而自动免疫中的人工免疫就是注射或服用疫苗(药),是人工诱导的,也是当今使用最为广泛战果最为辉煌的免疫方法,如天花、脊髓灰质炎、肝炎、破伤风、百日咳、白喉等都是使用这种方法来免疫的。而这种方法正是一些人所怀疑的把病毒赶尽杀绝的方法,这样获得的免疫力也被视为低于染病后获得的自然免疫力。   被动免疫也分为自然和人工免疫两类,前者指婴儿通过血液和哺乳被动从母体获得免疫力,后者指注射同种或异种抗体获得免疫力。在这次的SARS流行期间,有的医生和病人注射病愈后的病人血清(含抗体),就是被动免疫中的人工免疫,输入同种抗体,以抗御疾病。   简单地讲,人工免疫包括注射、服用疫苗和注射同种或异种抗体,而自然免疫则是指感染患病后获得免疫,以及婴儿自然从母体获得免疫力。   ■自然免疫与人工免疫孰优孰劣?   显而易见自然免疫与人工免疫的焦点集中在自然患病(感染)后获得免疫力还是注射(服用)疫苗后获得的免疫力哪一种更好上面。   说实话,自然与人工相比,前者更符合事物发展的规律,而人工再怎么天衣无缝也不可能做到与自然所形成的鬼斧神功相媲美。在今天,人们更倾向于选择自然产生的事物和成果,在对抗疾病的免疫力方面也不例外。所以,相当多的人更愿意选择患病后自然获得的免疫力,即使在现代医学的发源地和发达地区,如欧美,人们也推崇的是自然免疫。早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人们对抗御流感的免疫方式就产生过这样的讨论或争论。有人认为对人尤其是儿童进行人工免疫以防流感的效果并不太好,与其让儿童注射流感疫苗,还不如让他们患病后获得自然免疫力。   1969年1月香港流感第一次在美国爆发,夺去了不少人的生命。随后流感传到英国、欧洲和澳大利亚,但患者却锐减。这种结果引起专业人员的极大关注,在查阅医学文献时发现,在1968年被亚洲流感病毒感染过的人意外地在1969和1970年的香港流感爆发时抵御了流感,因为亚洲流感病毒与香港流感病毒相似。也就是说以前患病后自然获得的特异性免疫力对后来防御相同或相似的疾病起了作用。   同样,英国人还举例说,在南威尔士研究人员和医生做了一个调查,对连续接种抗流感疫苗的人和未接种流感疫苗的志愿者两组人测定流感抗体。抗体滴定测试在每年的冬天前后进行,结果表明,由野生香港流感病毒自然感染(患流感)后获得的免疫力比由接种抗香港流感灭活疫苗所获得的免疫力要更为持久。根据这一事实,研究人员认为,自然获得的免疫力要比人工免疫获得的免疫力强大而持久。   支持这一说法的不仅有上述实验,而且有免疫学的理论。免疫学中的一种理论是“原发性抗原损害”,指的是首次由野生病原体(所有致病微生物)感染后在人体免疫系统留下的印记要比以后任何时候感染留下的印记深刻得多。因此,以后再受到同类病原体感染时,深刻的免疫印记就会迅速唤醒免疫系统的记忆,从而产生大量抗体或激活免疫细胞,有效地消灭病原体。而且在生命早期(幼年)从野生病原体获得的自然免疫反应是后期生活中抵御流感的最为重要的武器。即使是导致2000万~4000万人死亡的1918年-1919年的世界大流感——西班牙流感时期,健康儿童抵抗流感的能力也比健康成年人强。   对上述理论和事实作了陈述后,英国一些研究人员得出了结论,对个别有高度染病危险的儿童可以接种流感疫苗,但对健康儿童不必接种流感疫苗。因为,在流感疫苗能提供比目前更持久的保护之前,应当给予儿童以自然获取免疫力的机会,让他们享受自然免疫带来的好处。而且对流感的自然免疫力可以传递,并能把免疫机制应用于以后由同一种但具有不同的表面抗原的病菌所引起的疾病。说实话,这个结论对于成年人和其他一些疾病也可能是适用的,并会得到很多人的赞同。   ■人类离不开人工免疫   说到这里就可以得出结论了,既然自然免疫优于人工免疫,人类是否可以放弃人工免疫而只靠自然免疫来获取最强有力的抵抗力。一提出这个问题答案就是显而易见的,人类当然离不开人工免疫,尽管它逊色于自然免疫。   人类离不开人工免疫的理由太多了。其一,正如前面所说,人工免疫是目前人类所能利用的最好、最有效、最温和而且不伤害其他生物与环境的防病方法。其二,不是所有的疾病都可能让人有自然获取免疫力的机会,因为在获取之前大量的人便会丧失生命,如天花、鼠疫等。其三,人工固然不能与自然相比,但人类可以学习自然,做到类似于自然,人工免疫就是道法自然的最有成效的杰作,同时可以促进人类向更为强大和更为聪慧的正面方向进化。   其四,在伦理和保护人的生命健康面前,人工免疫具有强大的力量。再以天花为例,15世纪,西班牙一名将领科尔特斯率领约500军士入侵阿兹台克(今属墨西哥领域),遭到了阿兹台克人的英勇反抗。当时阿兹台克人有2500多万,军队也有300多万,一开始,西班牙人显然不是阿兹台克人的对手。但是,被阿兹台克人俘虏的一名西班牙士兵不幸染上了天花,便把天花传染给了阿兹台克人。后来,戏剧性的场景出现了,只见阿兹台克人不断染病死亡,但西班牙人却安然无恙。原来,西班牙人原来就患过天花,一般人体内有抗体。但阿兹台克人是第一次接触天花,对这种疾病没有丝毫抵抗力。   在疾病的摧残下,10年内,阿兹台克人口从2500万减少到650万人。对此毫不理解的阿兹台克人心中愤愤不平,为什么天花只杀死阿兹台克人,而不杀死西班牙人。他们只得认为,西方人所信的上帝似乎比他们所信奉的神更为强大有力,这是上帝的意旨,难以对抗。于是阿兹台克人丧失了斗志,不再抗争,成为西班牙人统治下的顺民和皈依基督教,强大的阿兹台克帝国就此消亡。   历史没有如果,但我们可以假设如果。如果当时已经有了免疫技术,如种牛痘,在接种牛痘以保证本族人的性命和健康,还是不接种牛痘而让本族人染上天花以获取强大的自然免疫力这两者之间,阿兹台克人的首领和阿兹台克人会作何种选择?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即使不是战争,人们也会选择人工免疫。同样的情况在今天可以假设为,如果现在已经有一种疫苗能防止艾滋病,那么是选择这种人工免疫获取抵御艾滋病的抵抗力,还是宁可自然感染艾滋病以求得更为强大的自然免疫力?答案也是不言而喻,即使是政治家、科学家抑或上帝也会选择人工免疫,没有人,包括上帝能面对不接种人工疫苗而让成千上万的人死掉的结局,并担负起这种责任,甚至死一个人也不行。   人工免疫不是现代医学的歧路,相反它是一种极其有效而又不危害他人、自然、生物的抗病方法,更不可能使人的自身免疫力消退,只不过是比自然免疫逊色一些而已,但是比自然免疫方便易行,是道法自然的杰作。而且,得出不给孩子注射流感疫苗而要让孩子患流感以获得自然免疫力的研究人员也提出了一个重要前提:健康儿童患的流感都是良性的,一般不致命。反之,如果是致命性疾病,就应当提倡接种疫苗。现代医学在免疫上的确走过歧路,那就是过分重视治疗而轻视免疫,这才造成今天传染病的卷土重来和新传染病的产生。   免疫是人类效仿自然的伟大发明,重视免疫并珍视这种道法自然的有效方法才是人类战胜疾病的法宝!   文/张田勘   相关   漫话流感疫苗   流感是世界上最具传染性的疾病之一。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估计,每年全世界有6-12亿人感染流感,死亡25万到50万人。但流感又是可以预防的疾病,流感的预防可以根据预测,在冬春等流行季节前提早进行疫苗的预防接种。   流感灭活疫苗在人群中应用已有近五十年的历史。目前已注册批准生产和上市销售使用的流感灭活疫苗有四种,即全病毒疫苗、裂解疫苗、亚单位疫苗和亚单位佐剂疫苗。疫苗中的流感病毒是鸡胚培养物,经化学方法将病毒灭活,使之完全丧失对人的致病力和传染性,但仍保持病毒抗原的免疫原性。目前在我国广泛使用的是裂解疫苗和亚单位疫苗。   20世纪70年代,蛋白质纯化技术的发展为疫苗生产提供了更先进的工艺技术,新一代流感疫苗——亚单位疫苗应运而生,其生产工艺包括病毒灭活,病毒裂解和有效抗原(亚单位)纯化三个过程。疫苗只含有高度纯化的流感病毒表面抗原(血凝素和神经氨酸酶),完全祛除了病毒内部成分。凯龙 (Chiron) 公司最早生产出流感亚单位疫苗Agrippal,具有高纯度,高安全性,并具有与裂解疫苗相同的免疫效果。国内外大量临床数据表明,亚单位疫苗在安全性方面优于全病毒疫苗和裂解疫苗。疫苗的安全性问题是接种者关注的首要问题,保健医生也愿意选择更安全的疫苗来使用。   在接种流感疫苗要注意以下几点:   1.对鸡蛋真性过敏的人不能注射流感疫苗;   2.慢性病正在急性发作期的人,具有炎症反应的人应暂缓接种流感疫苗;   3.急性传染病患者,有精神病、严重癫痫和精神分裂症的人,怀孕早期的人不能注射流感疫苗;   4.婴儿注射需要先经过医生的判断。   另外,最好不要空腹接种,接种后最好能观察20分钟再离开。   文/舒俭德(医学博士、中华预防医学会生物制品协会会员)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查看所有评论
  • 表情:
  • 评价:
  • 匿名发表 登录 | 注册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图片新闻
论坛热帖